感動東華

我認為我的身體很健康,但醫生說我患上乳癌,那就接受吧。

父母、大家姐和弟弟先後離世,覺得自己可以活到71,已經是賺到了所以當我知道自己患病時,我告訴醫生,我不醫了,我無錢

 

現年72歲的廖少顏去年6月確診患上乳癌。但因為不想為家人帶來負擔,就算明知自己是癌症初期,如能接受適當治療,痊癒率非常高,她仍然一度拒絕延醫。

癌症是危害生命的頭號殺手,但現代醫學已有不少有效藥物及療法,可以控制腫瘤生長、減低復發率,從而增加患者生存機會或延長生命。可惜,新藥物及療法的費用往往較昂貴,並且在公立醫院屬於自資購買的醫療項目,部分病人因未能負擔而失去治療機會。

 

少顏原名笑顏,是一位開朗的婆婆。我與東華挺有緣的。我的4名子女都在東華東院出生,兩個兒子叫「阿東」,兩個女兒叫「阿華」。而這次患病,也是多得東華幫我。少顏對東華三院醫護人員的關懷照顧,滿懷感激。

 

 

2018年5月,少顏第一次摸到自己左邊乳房內側有硬塊,她形容硬塊形狀似威化餅但不痛的。到大約6月份,她開始感到乳房不時出現刺痛。少顏一向有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的問題,所以她到醫院例行覆診時便將硬塊情況告訴醫生。


我覆診那天是星期五,醫生聽完我講就幫我初步檢查,又安排我於緊接的星期一見專科。但預約見專科當日的早上6時,我胸口突然感到劇痛,馬上叫女兒陪我坐的士去急症室;再三檢查後,終於確診患上乳癌。

 

 


少顏第一次到東華醫院乳病中心見梁醫生時,坐在候診室外的長椅上有一位年長的婆婆和她的兒子,兩人都愁眉不展,原來那位婆婆都是患了乳癌,正在等見醫生。少顏主動安慰她。病是趕不走的,亦無得選擇,所以要欣然接受現實!開不開心都要過,你笑下啦,你笑你兒子都會開心。」婆婆望著少顏微笑,然後旁邊的兒子也望著他們笑。少顏樂觀正面的態度感染了身邊的病友,旁人根本看不出她也是一個病人,並且正要面對是否接受醫治的困境。

 

告訴醫生,我不醫了,我無錢我大女熟知我性格,我話不醫就不醫,所以她只有坐在我旁邊陪我見醫生。梁醫生問我是否有兩個女兒,並請我翌日帶同細女覆診。」少顏說。

 

第二次覆診卻改變了少顏的決定。梁醫生向我細女詳細解釋我的病情,他說我的情況發現得早,是有機會痊癒的。我細女突然一手按著我的雙手,然後跟我說:『媽媽,你看著我!』垂著頭不敢望,我知道自己一望女兒就會忍不住喊。她跟我說:『媽,我工作賺錢就是為了養你,如果你肯醫,我賺錢又有甚麼用呢?不如接受治療吧,媽媽!醫啦,媽媽!我無錢可以向銀行借的。』兩母女相視而泣,少顏終於答應接受治療。

 

梁醫生一聽到我肯接受治療就好開心,更馬上幫我寫藥物資助轉介信和接受化療同意書,又叫我立即到東華醫院一樓見社工陳姑娘,請她幫我申請醫藥費。大約一星期後我就收到陳姑娘通知,她說「東華三院樂儀癌病治療資助基金」接受了我的申請少顏憶述。少顏接受了雙標靶治療、化療和電療,並於2018年11月進行手術。治療成效非常好,腫瘤已經完全消失。

 

香港大學李家誠醫學院外科學系臨床教授暨瑪麗醫院、東華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鄺靄慧教授指出。一位女士確診患上乳癌,未必一定要馬上接受外科手術,有時候可以用化療或標靶治療先將癌細胞縮小,然後才進行外科手術。現時政府有計劃資助其中一隻標靶治療藥物,但有新數據指出如果用雙標靶治療,腫瘤縮小機會大很多,而病人保存乳房的機會更會增加。我們都希望基金可以支持更多的病人。

您的捐款可以增善東華三院的服務,我們誠邀您加入成為「東華之友」,作出每月捐助的承諾,讓更多有需要的長者和其他弱勢社群受惠。